清代女画家陈书:闺阁独秀誉一时(组图)

更新时间:2019-09-16

  字复庵,晚年自号南楼老人,是清代著名的闺阁画家,其作品在清内府收藏中达24件之多,堪称女性绘画入藏作品之冠。

  到过海南省博物馆的人,往往对二楼展厅中陈列的馆藏书画留下印象,其中,水墨长卷《四季花卉图》尤其引人瞩目。该图纵30.4厘米,横708厘米,以时间为序,将四季花卉集于一堂,姿态缤纷、生机盎然,流露出画家对大自然的无限热爱和颂扬之情,有着强烈的艺术感染力。这幅画的作者是清代著名诗人兼画家钱载,而他的启蒙老师则是雍乾年间享誉一时的闺阁画家陈书。

  钱载(1708—1793),浙江秀水(今嘉兴)人,字坤一,号箨石,工诗善画,是清中叶秀水诗派的领军人物。嘉兴钱氏一门中擅长绘画的人很多,尤以钱载的曾祖母陈书对后世子孙的影响最为深远。在陈书的带动下,其家族成员学画之风日盛,钱界、钱维城、钱载、钱与龄等都精于绘画,受其影响的还有《国朝画征录》的作者、画家张庚。钱载六岁时被带到海盐半逻村祖居拜见钱太夫人陈书,第一次目睹陈书作画即留下深刻印象。雍正三年(1725),陈书从北京回到嘉兴居住,钱载便正式拜师学画,前后经历九年时间,打下坚实的绘画基础。因此说,钱载的艺术风格承袭陈书写意一派,而其源头则追溯至陈淳(1483—1544,字道复,号白阳山人),“箨石翁墨笔花草得白阳而笔法较厚”,这与陈书的指引是分不开的。

  陈书(1660—1736),字复庵,晚年自号南楼老人,是清代著名的闺阁画家,其作品在清内府收藏中达24件之多,堪称女性绘画入藏作品之冠。陈书从小生活在殷实的家庭,父亲是嘉兴名士陈尧勋。嘉兴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,又毗邻苏州、常州、杭州等地,文化艺术氛围浓厚。“吴门画派”和“常州画派”影响深远,而女子提高诗词书画修养也是当时的社会风气,因此江浙一带,很多名门闺秀都善于绘画。

  1680年,陈书以继室的身份嫁于钱纶光(1655—1718),婚后,陈书一直相夫教子、侍奉公婆。因钱纶光不善持家,逐渐家道中落,而陈书是十分顾全大体的人,“脱簪珥以助”,并通过鬻画维持家庭生计。陈书真正开始较为频繁的绘画创作是在1700年她40岁左右,此时她的长子钱陈群已经15岁,正在准备县试,次子也已教养成人,陈书的家庭负担相对减轻。

  钱陈群以后考中进士,官至刑部尚书。据他记述:“臣母陈书幼习绘事,每见名画,临仿不倦,务求昔人笔法精到之处。如是者有年,凡山水、人物、花卉、翎毛,举笔便得古人三昧。” 陈书的花鸟画最为时人称赏,她开始以临仿五代、两宋为主,笔法工致写实,随后学习陈淳笔法,开始水墨写意花卉的临摹与创作,笔力老健、风神简古,“类白阳而遒逸过之”。她的花卉作品上往往钤有“白阳家学”印,直接表明了以陈淳笔墨为渊源的师承关系。

  作为乾隆的五大词臣之一,钱陈群深受皇帝信赖。“沈德潜后惟钱陈群一人而已”,这是乾隆对钱陈群极高的评价。乾隆与钱陈群有着特殊的君臣之情,所以他对钱陈群所进母亲陈书的绘画自然也是非常看重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陈书所作的一轴《长松图》,整幅画以高立的古松为主景,再配以土坡等配景。松树用淡墨绘出,用浓墨在转折处稍加提染并点苔,松针的勾写则显示了劲健的笔力。整幅画面墨气淋漓,浓淡干湿变化丰富,三门县SOLIDWORKSArtcam浮雕培训学费多少(玉环市步,用笔沉稳而雅润。松树的坡下绘一茅草亭,中有一人似在观书又似在思索。这幅画经乾隆四次题跋。最早一次题跋是在1764年:“壁画长松三百年,真松窗外绿参天。两翁不识谁兄弟,照影疑如立镜前。”因乾隆在承德避暑山庄有一间名为“松霞室”的书屋,在书屋的外面同样有一棵古松。陈书的《长松图》挂在松霞室壁间,所以每当乾隆观此画作并看到窗外之景时,如立镜前一般。第二次题跋是1784年:“三百年松擎古枝,写形女史壁间披。若论窗外真松古,相对还应弟视之。”第三次御题:“岩松壁画各轩轩,霞举令相谡翩翩。女史古图经屡咏,笑予于此未忘言。”最后一次题跋是在1793年:“江南塞北原无涉,室里山中若有期。女史或知此意否,七章佛偈早言之。”

  乾隆的第一次题跋与最后一次题跋相差三十年,除了为此画题跋以外,还亲自临摹了此幅作品,可见乾隆皇帝对此画的欣赏。遍览历代名作无数的乾隆皇帝如此珍爱一位闺阁画家的作品,真是非比寻常。当乾隆第三次题跋时,他意识到自己频繁的咏赞此画,也不觉“笑予于此未忘言”。即便如此,乾隆也忍不住进行第四次题跋,而此时的乾隆已年近八旬,当他再次欣赏此画时,仿佛与陈书进行了心灵上的对话:“女史或知此意否,七章佛偈早言之”。这并非溢美之词,如果不是乾隆对此画空谷清音、出尘脱俗的深远意境有所体会,也不会发出“佛偈早言之”的感慨。除了此画以外,在内府收藏的24幅陈书作品中基本上都有乾隆的题跋,可见乾隆对陈书画作的喜好。

  “簧灯课读淡安贫,义纺经锄忘苦辛。家学白阳谙绘事,成图底事待他人。”“五鼎儿诚慰母贫,吟诗不觉鼻含辛。嘉禾欲续贤媛传,不愧当年画荻人。”这是乾隆皇帝第一次南巡时到钱陈群家,索看其《香树集》,看到其中关于陈书《夜纺授经图》的记载后,被这种慈孝之景所感动,遂赋诗赞赏,并在此图上御题“清芬世守”四字。陈书除了在绘画上影响子孙外,其人品也堪为楷模。当年陈书通过纺织、鬻画的所得,只能用来买米熬粥,清茶淡饭的生活磨炼了长子钱陈群的意志,以至在他为官后也一直保持着俭朴的生活。

  陈书是清代闺阁画家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,花鸟、山水、人物皆精。秦祖永《桐阴论画》中评价陈书“用笔、用墨深得古人三昧,颇无脂粉之习。”明清闺阁绘画的兴盛,源于思想界对女性才学的重新认识和赞赏,这对社会进步无疑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。


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香港数码挂牌一句真言| 挂牌玄机彩图| 铁算盘| 今天开马开什么生肖| 白小姐一肖中特马| 曾道长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| 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| 一肖中特公式| 香港马会资料| www.9996662.com|